首页  »  小說专区  »  其它小说  »  【魔由心生】(06)【作者:VoicE】
【魔由心生】(06)【作者:VoicE】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130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性角色

琳赛·裴拉丝 Lindsay Pelas
女性 19岁
三围:33F 22 31
身高:160cm
体重:48kg
人种:魔女E级

丹尼尔·夏普 Danielle Sharp
女性 22岁
三围:30F 25 35
身高:165cm
体重:49kg
人种:人类

布莱克·萝丝 Blake Rose
女性 29岁
三围:32E 24 33
身高:167cm
体重:50kg
人种:魔女S级

莉莉斯 Lilith
三围:34D 23 32
女性 ??岁
身高:175cm
体重:??
人种:??

露玛 RuMa
女性 17岁
三围:33E 23 32
身高:148cm
体重:45kg
人种:魔女B级

希维亚·索耶 Sylvia Sawyer
女性 26岁
三围:33E 24 36
身高:170cm
体重:49kg
人种:人类

男性角色

路克·爱丝沃特 Luke Ashworth
男性 25岁
身高:189cm
体重:90kg
人种:恶魔/魔女猎人SSS级

伊凡·霍登 Evan Hawthorne
男性 21岁
身高:180cm
体重:74kg
人种:人类/魔女猎人B级

卡尔·伯恩斯 Carl Burns
男性 29岁
身高:190cm
体重:95kg
人种:人类/吸血鬼猎人SS级

格雷·斯普林霍尔 Corey Springhall
男性 36岁
身高:182cm
体重:79kg
人种:人类/魔女猎人A级

莒多·斯坦登 Judo Standen
男性 29岁
身高:170cm
体重:65kg
人种:人类/魔女猎人C级

佐纳斯·卡彭特 Jonas Carpenter
男性 38岁
身高:175cm
体重:89kg
人种:魔女猎人SS级

***********************************魔女篇
06 Your Love Ones                        爱追逐
***********************************  教廷的爱士格雷被发现横尸在海迪村附近后,佐纳斯不必去检查格雷的尸身,就知道是魔女干的好事。

  年轻的小伙子大气都不敢喘,汇报了格雷的状况后,只是静静的站在佐纳斯身后。

  「你退下…」

  佐纳斯挥了挥手,小伙子立刻像逃命般快速离开了他的书房。

  「哼…淫贱的魔女,干得挺不错的嘛…」

  佐纳斯转动着手上的铁球子,脸上的神情阴森至极。

  他大概猜得出是那个最近猎杀了许多教廷所派出,和一些业余的魔女猎人,那个S级魔女布莱克下的狠手。

  就一般来说,阶级低等的魔女,是无法接触并伤害到像格雷等级如此之高的魔女猎人的,除了是S级或以上的大魔女,才能轻而易举的突破笼罩着格雷的反弹护网阵,夺取格雷的性命。

  布莱克这个S级魔女,早就是教廷最重要的首号通缉恶犯,今天格雷被杀了,佐纳斯其实并不感到震惊或出奇。

  「佐纳斯大人!有位来自莱特村的猎人,说什么都想要见见您一面。」
  差使在门外说着。

  佐纳斯露出了一脸的不悦。

  「你就让他进来了吗?」

  「不,他现在在大厅处被我们的人阻挡住,不过他却自动放下手上的武器,跪了下来说怎样都想要会您一面!」

  莱特村的猎人向来都和教廷处于不友好甚至是敌对状态,教廷之所以会不插手莱特村,因为他们都知道村子里的人各个都是猎巫高手,教廷一直想着办法来拉拢这些优秀的猎人,所以才会对莱特村采取敌对但不进攻的态度。

  「让他进来吧!」

  没多久,伊凡就来到了佐纳斯的书房。

  「小伙子,来,别客气,请坐。」

  佐纳斯走到书桌前,倒了一杯酒,示意伊凡坐在他面前。

  「佐纳斯大人,久闻大名了。」

  「嗯,你的眼神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格雷一边仔细的观察眼前那年轻英俊的伊凡,一边喝了一大口酒歪着嘴角问道。

  「我叫伊凡,是莱特村的…」

  「这些我懂,我是想知道,你要见我,有什么事情?」

  伊凡话还没说完,佐纳斯就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既然佐纳斯大人这么说,我也开门见山了,我知道格雷大人不幸被魔女杀害了,我相信大人您也知道,莱特村前阵子被一个等级极高的魔女攻击…」
  「你认为攻击你村子的,和杀害格雷的都是同一个魔女所干的好事?」
  「没错!我想要报复这个魔女,所以…所以我今天来会您,是希望大人可以借我一分卑微之力,来助您猎杀这个魔女!」

  「哈哈!你独自一个人跑来教廷向我投靠,你村子的人没有意见吗?哈哈,不过…你们的村长倒也不在了。」

  「我知道教廷一直有意要拉拢我们莱特村的猎人,我可以向大人您保证,如果我有这个荣幸,我会陆续把村子里的人带过来效尽教廷,让教廷大会如虎添翼。」
  「嗯,不错,虽然你们的猎人都被那个魔女杀得七七八八了哈哈哈哈!!!」
  佐纳斯翘起二郎腿,大声哄笑起来,他看见伊凡霎那间那一脸极度愤怒和不愉快,更是没有放在心里。

  「不过,莱特村的男孩子们都有着优秀的白魔法基因遗传,这我倒认同。」
  佐纳斯突然文峰一转,托着下巴,认真的说道。

  「那你呢,你这个等级不9怎么高的猎人,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能力可以让我利用的呢?」

  伊凡直挺着身子。

  「我会赴我这条小命,就算用尽手段我也在所不惜。」

  这根本就不是佐纳斯想要的利用条件,伊凡这个年轻小伙子还嫩得很呢。
  不过他想了想,就答应了伊凡。

  「很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和本事。」

  佐纳斯之所以会答应,是因为他在伊凡那张年轻稚气的脸上,看到了充满极度悔恨和铁定暴戾的眼神。

  而且他还看见了在伊凡身上,有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伊凡离开了教廷,在阶级处停留了一阵,转过头望着那布隆城最雄伟庞大的教宫。

  要彻底铲除魔女迫害,只能投靠教廷势力,伊凡如此想着。

  莱特村如今群龙无首,路克又行踪漂浮,看他样子似乎完全不在乎莱特村未来的去向定义,他身为村子里的一分子,是时候要为莱特村尽一分力了。

  他握紧手上的刀柄,走下阶级,一脸阴森,蛮横的推开了站在前方,正在阻挡一些想要进入教宫的贫民的护卫,忿忿离开了布隆教宫。

  ***********************************
  「琳赛妹妹!!」

  布莱克等到琳赛一个人离开了路克,垂头丧气的走到湖边,这才叫住她。
  「姐姐…」

  琳赛一见来人是布莱克,哭奔向前投入她的怀里。

  布莱克赶紧打开结界,她还是有点害怕路克会发现她们两个。

  「别哭!别哭了哦…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妹妹妳…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布莱克紧紧的搂着她,开心得流下了一丝香泪。

  「我……我…那女孩……好惨啊……」

  琳赛抬起头看着她,一张俏脸都是泪水和鼻涕,布莱克心疼至极,赶紧伸手擦拭她的泪水。

  「琳赛,没事了…那个恶人,我刚刚把他给杀了哦…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我带妳离开这个鬼地方。」

  布莱克紧紧抓着她的香肩,深怕她一放手,琳赛就会消失一样令她万分不安。
  「可是…路克……嗯……路克他…」

  「他怎样?他没有伤害妳吧?」

  布莱克心急的问道。

  「没有……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我想…我想……」

  布莱克一听琳赛这么一说,心里抽动了一下。

  「妳想怎样?妳想回到他身边吗?」

  琳赛摇着头,又点着头,像个拿不定主意,犹豫万分的小孩子一样。

  「琳赛!!妳还好没有?!他是路克!是专门猎杀我们同胞,与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恶人!妳居然想回到他身边?难道妳就不怕他把妳杀了吗?!就像刚才那个女子一样,被活生生整死吗?」

  布莱克娇声怒吼起来,一脸极度愤怒的神情,其实她内心更是心如焦焚多一些。

  「不……他不会……他不会杀我的……要是他想…我早就死了…」

  很出乎布莱克的意料,琳赛回应着这番话的时候,已经收回了眼泪,并冷静的说道。

  「小妹…宝贝…妳别傻了…真的……这太愚蠢了,好不好?妳知不知道我因为妳被人抓了,愤怒的杀了许多无辜的人呐?难道妳就要我从此背着虐杀无辜的邪恶魔女的罪名吗?我告诉妳!我还没来到这里之前,从来都不会因为这样暴怒而滥杀无辜人类的!!」

  布莱克已经冷静不了。

  「对不起…姐姐…真的对不起……我……我…」

  「妳要是蠢得像猪一样,回到那个人的身边,也不知道对方何时发难会把妳杀死,倒不如我亲手把妳杀了!」

  暴怒的布莱克再也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用力推开琳赛,张开右掌一伸,掌心凝聚了一圈猩红色的魔导波,对准跌坐在地上的琳赛。

  「呜呜…对不起……姐姐……真的…妳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琳赛哭得很是可怜。

  「………」

  失望透顶的布莱克无力的垂下手臂,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要是妳有天被人当肉块串了起来,别怪任何人,要怪就怪自己的愚蠢吧。」
  布莱克丢下一句话后,就消失在树林里,只留下琳赛一个人独自在湖边哭泣着。

  她自觉很对不起布莱克,可是她知道自己所遇见的事情并不是他人可以想象般简明易懂的。

  她挪着艰难的脚步,回到了海迪村的广场,路克还跪在那具破烂的尸身面前,可是已经听不见适才他那难过的嚎叫怒吼了。

  「妳怎么还回来?」

  路克一脸痛愤难过的表情,冷冷的看着她说道。

  「……」

  琳赛一句话也不敢说出口,只是垂下头来呆立在原地。

  良久,路克才站了起来,轻轻的把希维亚美丽的玉首给从木棍上取了下来,再把她破烂不堪的尸身给从木棍抽出,带着尸身和玉首,离开了海迪村。

  琳赛跟在路克身后,一直低着头不敢看那双手提着残破的尸身的路克,胸腔难过至极一直想要作呕,直到来到了一座小山坳上,两人才止步不前。

  路克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很安静的,把希维亚给埋葬起来。

  琳赛看着路克那张表情,突然感到一阵胆战心惊。

  「走!」

  路克抛下了一句话,就大步大步离开了山坳,琳赛紧紧跟在他身后。

  回到了那间囚禁她的石屋,是路克先发现,丹尼尔和那位吸血鬼猎人卡尔,已经站在石屋旁。

  「路克!!路克!!!你……你在不在啊!!」

  丹尼尔气色不怎么好,恍神的对着四周围叫着他的名字。

  路克赶紧拦住了琳赛,不让她向前踏一步,并抓着她纤细的手臂拖着她离开。
  琳赛只能隐隐约约的瞄到,那位正在呼叫路克的名字的女孩,一身漂亮的衣裳里少了一根手臂。

  她默不作声,只是让路克牵着她离开。

  「丹尼…妳别叫了,要是他在,他早就出现了…」

  卡尔站在她身后,有点无奈的说道。

  「……」

  卡尔走进了石屋里的地下室,环视了里边的摆设和地上的烤肉渣,空气中弥漫着一阵阵浓郁的男女交欢的淫味,一股厌恶袭上他心头处,他大概能猜得出,这个方位巧妙隐秘,不为人知的石屋里,一定是路克专用来蹂躏少女的刑房。
  他不想让丹尼尔见到这间地下室,所以就赶紧把门关上,走出石屋,阻止丹尼尔进去里面看个究竟。

  「里边空无一物的,我相信这屋子已经很久都没有人待过了…」

  卡尔机械式的说着,要是丹尼尔不信想要进去看,那他也没有办法了。
  「嗯…那我们走吧……」

  卡尔看着丹尼尔那副沮丧的表情,感到十分心疼。

  「丹尼…妳还好吗?」

  「我还好…只是,我很迷茫…」

  丹尼尔其实有很多想要对卡尔倾诉,可是又不知从何开始才好。

  「……这里有点危险,我们还是回去吧。」

  卡尔和丹尼尔回到莱特村,就遇见了一群陌生人溜达在村子中的广场上。
  看这些人的衣饰,就知道是教廷的人。

  正当卡尔有点惊讶为何这些人得以突破隐形魔法阵进来村子之际,他一见到伊凡站在一旁,就明瞭了。

  两人赶紧走上前去,伊凡一见丹尼尔,显得异常冷漠,卡尔见丹尼尔一脸幽怨既心疼的表情,欲伸出手却立刻收回过去,叫他一刹那就能猜出一个括概。
  「卡尔大哥,你…怎么来了?」

  伊凡有点尴尬吞吐的说道。

  「伊凡,你这是在做什么?怎么把这些人带进来村子?」

  卡尔有点愤怒,因为莱特村一向来都拒绝教廷于门外,他的老相识布莱斯曾在世时一直秉持着莱特村与教廷互不相干与牵涉。

  没想到布莱斯一死,伊凡居然投靠教廷了,这很说不过去,也让卡尔当下感到失望透顶。

  「喂!你小子哪来的?什么这些人那些人?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其中一个看似这群人带头,样貌装模作样,凶神恶煞的男人走了过来,抓紧腰间的刀柄,对着卡尔怒呛道。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没这个必要,想干架吗?」

  卡尔冷冷的看着这个比他还要矮小的小子。

  「别…别吵…莒多兄,不好意思,他没有这个意思,我来介绍…卡尔他来自伦敦,他是一名…吸血鬼猎人。」

  伊凡赶紧跑到他两中间,鞠躬敬畏的和莒多解释道。

  莒多和其他人一听卡尔是吸血鬼猎人,脸色全都发白发愣了。

  卡尔看也不再看他们,只是冷冷的对着伊凡说道。

  「我们到另外一边谈!」

  丹尼尔紧抿着双唇,一句话也不说,伊凡有点受委屈的模样,和他两人移步到比较僻静的地方去。

  「伊凡,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个解释?」

  「卡尔大哥…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村子的好,最近发生的事你也知道的,村子里优秀的猎人,大多被那个邪恶的魔女杀了…我必须要有觉悟,来保护村子,而且我和教廷那群人达到了共议,今天他们来是物色村子里优秀血统的男孩子,他们会提供最好的环境和资源,锻炼和栽培他们…」

  「你想让他们带走村子里的孩子?」

  丹尼尔立刻砍断了伊凡的话语,不过她那相当冷淡的语气,话音之中充满了疑惑和不安。

  「嗯…」

  伊凡回应着,可是却不敢正眼望着她。

  「伊凡…你可别想得太单纯了,教廷的人不是你可以去惹的。」

  伊凡一听卡尔这样阻劝,立刻沉下脸色来。

  「你们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路克也是,你也是,全都瞧不起我!」

  他内心如此呐喊着,并没有说出口,可是他的那种不堪屈辱的表情,完完全全的显露出来了。

  「大哥…我希望你别插手我们的事。」

  卡尔听了,原本要将自己来村子的目的告诉给伊凡,却立刻改变主意了。
  三人沉默了好久,结果就不欢而散,伊凡临离去之前,带着极度惭愧的表情看着丹尼尔,而丹尼尔却一言不发,面对着伊凡,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直到傍晚,伊凡和那群教廷士离开后,卡尔这才来到了丹尼尔的家门外。
  丹尼尔这时洗好了身子,换了一身雪白衣裳,打开了门准备会见卡尔,没想到对方却已经站在她门前了。

  「丹尼,去整理一点行李,我要带妳去一趟罗斯布克。」

  「啊?为什么?怎么这么突然?」

  丹尼尔不解的问道。

  卡尔点着了根烟,转过身去看着另外一边。

  「我已经找到了很优秀的炼金术士,我这次来就是要把妳带过去,让他给妳装个手臂…」

  「这…这不是……」

  丹尼尔想起了伊凡说过,曾经拜托他去寻找一个可以给自己制造一只手臂的术士的事情。

  「丹尼…什么也别问了,那个人时间有限,我们得趁早过去,要不然就迟了。」
  卡尔只是冷冷的说着。

  丹尼尔静静地点点头,就转身进屋去。

  卡尔深吸一口烟。

  此刻他带满私心,从刚才伊凡那番言行举止,让他不仅是失望,也感到些许愤怒,当下就决定了要亲自把丹尼尔给带走,也不要让伊凡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找到炼金术士这件事情。

  像丹尼尔这位天使般美丽的女孩,是男人都会对她萌生爱意,就连卡尔,也不例外。

  他自小就很喜欢丹尼尔,虽然平时两人的距离甚远,可是卡尔是很关心她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当丹尼尔失去了一根手臂时,他有多么的难过和痛心,只不过他掩饰得很好,像是若无其事的,天知道他比谁都还要在意丹尼尔。

  所以他这次会义无反顾,将献上自己十年的性命,来和炼金术士再次做个交换契约,来给丹尼尔换上一根如假包换的人造手臂。

  「哥哥…莱特村没有我们在…不会有事吗?」

  「妳放心,教廷的人会看着村子的,就交给伊凡他来就好。」

  莱特村里的居民聚集在出口处,目送他俩离开,父母亲们,紧紧搂着自己的小孩,缓缓的摇着头,今后的莱特村,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了。

  ***********************************
  布莱克不想再在这地方逗留下去,入夜时刻,她掩人耳目的回到布隆城去。
  她回到自己的居所里,收拾了一些简陋的行李,看着桌上那木雕手环。
  原本是买来送给琳赛当礼物的,如今却已经失去了这个目的。

  她略显愤怒的神情,转身把门关上就走。

  ***********************************
  突忽起来的暴雨,笼罩了整座树林,路克和琳赛来到了森林深处的一个山洞,点起了火叢。

  路克自从在山坳上埋葬了希维亚,就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边,琳赛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提起勇气慢慢接近他。

  她觉得路克宛如天神般庞大的背影,围绕着一股极度悲伤的气息,她伸出手来,想要抚摸那熟悉但又陌生至极的背部,小手几乎快要碰到了路克,却僵硬在半空中。

  琳赛有点讶异自己的举动,她回想着这个曾经粗鲁对待和虐待她的魔女猎人,曾经多么的憎恨这个男人,曾经多么的想要离开这个男人,离得远远的,再也不想再见到他。

  一颗晶莹剔透的泪光自她美眸流了下来。

  她纠结万分,是不是自己已经脱离不了路克给于她那种疯狂愉快的性爱高潮,难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无可救药,自私的,只顾着畅欢情欲汪洋的女子了。

  还是感到了路克原来不是像她想象般冷酷无情,是个有血有肉的真实存在,让她不得不萌生情愫,想要陪在他身边,陪同他度过这段难过的日子。

  「路克…你还好吗……」

  她不能再忍受那无止境的沉默,那只会让她继续胡思乱想而疯狂的寂静。
  「我这个样子…妳觉得呢?」

  路克转过身来,紧握着她纤细的小手。

  琳赛愣住了,因为路克看她的眼神,是会令人感到害怕的,深邃的悲伤和极度的愤怒。

  「妳怎么还待在这里,有机会妳不逃走,跟着我妳到底是在想什么?」
  「我……我……只是想…」

  「妳可怜我吗?难道妳就觉得自己有能力,可以用妳的怜悯心来同情我?嗯?同情我这个,一个不是人,只是魔女和恶魔所生下来的一个杂种吗?」

  路克那极度愤怒和冰冷的责备,琳赛当下并不再感到不寒而栗,不再感到害怕,而是感到莫大的难过和沮丧。

  「我不会同情你…就好像你不曾经同情过我,还不断地折磨我,强暴我一样!!
  我选择陪着你,也没有想过会改变你的心意,我只是!只是……「

  琳赛还是第一次这么大声和路克说话。

  「只是什么?妳说?」

  「…………」

  路克事后才觉得原来自己是那么的懦弱不堪,一直都是被自己的任性和恶性暴怒,来驱使和控制自己去做一些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

  他暴力扯开琳赛的衣裳,粗鲁的掐住她脖子,把她抓到面前强吻起来。
  赤裸裸的琳赛再次被如同猛兽般的路克给占据和啃噬,她的一双雪白柔嫩的丰乳被捏得不成球形,疼的是自己的肉体,却是痛在心坎处。

  路克不断地喘着大气,粗暴的蹂躏着琳赛的香艳玉体,他把琳赛的樱唇给咬出血痕来,把她那副香嫩的性感胴体再次捏得指印斑斑,更是用力将他的肉棍,狠狠地刺入她的蜜户里。

  那一个晚上,琳赛只能虚弱的搂着路克,任由那根巨大粗壮的性器官在她体内疯狂泄欲着,什么也做不了。

  美丽至极,灰茵茵的长发伴随着许多眼泪,随着玉体猛烈的抽搐,在路克的怀里飘散四逸开来。

  漫长的交配后,路克将她压了下去,手肘按在她玉首两旁,俯视着她,霎那间产生了幻觉,他把琳赛错看成希维亚。

  滚烫的精液再次灌满她的子宫,路克却怔了好久,他看见了希维亚正伸出双手,捧着他的脸蛋,对着他露出了灿烂欢愉,令人醉心的笑容。

  从一开始就闭着美眸,原本沉溺在绝顶快感的琳赛,被脸上传来一阵奇怪的触感给狠狠地从极乐天堂给扯了回来。

  她睁开美眸,看见的居然是路克的眼泪正滴落在自己的脸蛋上。

  「你…你怎么…了……」

  「………」

  路克一见自己失态了,想从她身上爬起来,可却被琳赛搂着他。

  那根铁硬的大肉棍还埋在她体内呢。

  「那位姐姐…你爱她吗?」

  路克怔呆住了,他没有想到琳赛会这样问他。

  他甩开了琳赛的手,愤怒的站了起来。

  「不干妳的事。」

  琳赛略有不甘,她难过的直起身子跪坐在他面前,赤裸裸的娇躯抖得很厉害。
  「你…要去报仇吗?」

  「……」

  「布莱克……说她已经…把害死那位姐姐…的男人给…给杀了…」

  「布莱克?那是谁?」

  路克质问着。

  「就…就是那个…你正在…找的……魔女…她当时刚好赶到…只是…太迟了…她救不了那位姐姐…只能替她报仇…」

  琳赛全盘托出,内心多多少少希望路克可以对她和布莱克有些许改观,不过她更加希望让他知道,好叫路克不要将仇恨搂在心上。

  路克霎那间露出了极度愤怒的表情,蹲下去冷冷的看着她。

  「妳别以为这样子我会放过妳们…」

  「我知道你不会…我告诉你…只是想要让你…不要这样难过…」

  琳赛很难过,因为那张英俊无比的脸庞上,此刻只剩下无尽的哀伤和空虚。
  正常来说,她是不可能对着这个一开始就对她动粗,凌辱她,蹂躏她的男人产生好感。

  至少,现在也不是。

  可能是自己单纯的认为对方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冷酷无情罢了。

  她的确是被路克那在海迪村声嘶力竭的哀嚎声给撼动了。

  琳赛虽然年轻,可也是个女人,她当下十分羡慕那个女人,羡慕这个女人有路克这么一个雄壮和强大的男人爱着她。

  她无法去否认,自己的确曾经想过,如果今天和路克的际遇不是那样粗糙不堪的话,她还真的会对他心动不已。

  路克冷静了下来,他有时自觉自己什么都好,就是情绪方面很容易失控。
  要说他是否真的对希维亚情有独钟,也不尽然,他一生之中,撇开被他强迫性交配的琳赛不算,他就只有和希维亚缠绵过,还有丹尼尔,这位他从小就喜欢的青梅竹马的女人,可是他不敢碰她,因为丹尼尔的父亲临死前说过的那句话。
  当所有人都在羡慕他的优秀,都觉得他是可以拥有全世界的魔之娇子,路克有时候独自一人会黯然失色,总觉得自己缺欠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平凡人可以轻易得到的事物,一个平凡安逸的快乐和幸福,然而这个快乐,无论他怎样努力伸手想要捕获,却不能得到。

  希维亚是唯一一名女性,让路克可以卸下所有的背负,成为一个仅仅是寻欢求乐的男人,去感受人生最欢乐,最毫无压力的畅快。

  「没错,我的确是很喜欢那个女人…既然这样,杀害她的人已死,那我就得想办法去救她了…」

  路克很冷静的说道。

  「啊?」

  琳赛听得一头雾水,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怎么救法?

  「我母亲…那女人…妳见过的。」

  路克也不卖关子,坐在她面前,开始时欲言又止,然后才慢慢说出自己的事情。

  琳赛就知道他母亲来头不小,只不过没想到她就是魔后莉莉丝,而路克的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魔王萨麦尔。

  「啊啊…」

  路克盘腿和她面对面坐着,以清淡的语气述说着自己的事情,琳赛听得如痴如幻,难怪路克的身型长得如此铜浇铁铸,犹如拔山举鼎之天神,样貌英气逼人,独一无二,原来他是魔王和魔后的孩子啊。

  琳赛当下惊觉自己做了件非常不得了的事。

  她傻傻的低着头,看着路克胯下那根像是从未在她面前软趴的巨大性器官,整个人瑟瑟颤抖起来。

  ***********************************
  教宫里大堂处,站着二十位年纪十岁不到的男童们,各个穿着得体,一些男孩子手上还握着一颗红苹果,吃得津津有味。

  佐纳斯巡视着他们,啧啧称奇着莱特村的男童们身上居然有着如此优秀的白魔法气息。

  就连在场的教士们,无不接头细语,由衷的羡慕莱特村优秀的魔法血统。
  佐纳斯自觉这些孩子们若是能在教廷的培育中成长,肯定可以成为极度优秀的人才,来给教皇宫势力如虎添翼,他露出相当满意的神情,看着站在一旁的伊凡。

  「实在是太棒了!伊凡,我还得真的感谢你,让我们和莱特村牵上关系呢!」
  「佐纳斯大人您夸奖了,在下只不过想让这些孩子们能有着更加好的生活,仅此而已…」

  伊凡有点心不在焉的弯下身说着。

  「当然当然!这点你就不用操心,这孩子们这么优秀,我疼他们都来不及了,哈哈哈!!」

  「那……今天大人您过目了…」

  「嗯!我知道!来人,把这些小孩子带回去莱特村!让孩子们去告别他们家人,悬赏他们家人百块金币,然后将他们全送到伦敦去。」

  佐纳斯有点不耐烦的挥手道。

  听见佐纳斯果然遵守交易条件,伊凡这下才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

  孩子们离开了大堂,佐纳斯就示意伊凡和莒多进入他的书房里。

  「你们去准备,下午二时我们就出发去猎巫。」

  佐纳斯背对着他们说道。

  「猎巫?难道大人您知道附近有魔女吗?」

  伊凡和莒多略感惊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说道。

  「没错,就是那个最近攻击莱特村,杀了许多魔女猎人的魔女,你们得小心,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不担保哦!」

  伊凡一听佐纳斯已经锁定了那个魔女的位置,神色变得异常阴森。

  这个名叫布莱克的魔女,上次和她交手惨败,还连累了村子,这次伊凡咬牙切齿,誓要取她性命。

  不过他很好奇佐纳斯是怎样知道对方的行踪的,难道他就如此神通广大?还是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

  「莒多,你可以去准备了。」

  「是的!我这就去准备。」

  莒多自信满满的回应着,斜眼看着伊凡,露出了不屑的冷笑,就自顾自的离开了佐纳斯的书房。

  伊凡也不在意他的眼光,直到书房里剩下佐纳斯和他两人,佐纳斯才转过身来,暧昧的眯着双眼盯着他看。

  「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伊凡只是静静的听着。

  「你得先到梅勒村一趟,他们村子里的人正在准备迁进来布隆城,你去那里安排好手续,然后再和我们汇合。」

  伊凡听了立刻感到不满,要是他不在大队的时候布莱克出现了,那他岂不是失去了报仇的机会了吗?

  「大人,这…」

  他想要反驳,可又有点惧怕因此而失去了佐纳斯对自己的信任。

  「嘿嘿…」

  佐纳斯来到他面前,拍着他一边的肩膀。

  「你大可放心,你一定有机会可以在那个魔女身上捅一刀的,可能不只是捅一刀,或许你会是那个取她性命的人哦。」

  伊凡听得错愕。

  他不知道佐纳斯葫芦里卖着什么药,也不知道其实他真正的目标并不是布莱克。

  当大队潜入森林时,伊凡独自来到了梅勒村,村子里的人对他并不友善。
  「凯旦先生,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贵村的村名在布隆城住所的位置。」

  伊凡将书件交给了梅勒村前村长希维亚的大伯父凯旦。索耶。

  「年轻人…你不是莱特村的人吗?哼…没想到因为莱特村的老头死了,村子里的人都投靠教廷了,真没出息。」

  凯旦不屑至极的说着。

  伊凡只感到惭愧,也无法反驳。

  「凯旦先生…我只能和你赔不是…」

  「算了吧…和你发牢骚也没用,我会依照你们的指示带着村人迁进去布隆城。」
  「凯旦先生,谢谢您的体谅。」

  「唉…我送你出去吧…」

  凯旦有点困难的拔起老态龙钟的身子,领着伊凡走了出去。

  伊凡怀着一股闷气,离开了凯旦的屋子,阳光普照的梅勒村是个很美丽的村庄,可是如今却朦上了一股死沉沉的气息。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问了一个问题。

  「凯旦先生…希维亚小姐呢?」

  凯旦一听脸色立刻沉重下来。

  「你不知道吗?希维亚前一个星期,带着两个猎人过去你们莱特村,半途中…两个猎人被杀,而希维亚则不知所终。」

  伊凡吃了一惊,他曾见过那位美丽至极的女村长,原来是遭人毒手了。
  「有没有搞错?那……」

  凯旦不耐烦的挥手阻止伊凡再说下去。

  「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不得不向教廷低头!伊凡,你要记住,教廷的人不会是好东西,我人老了,无法带领村人一起抵抗恶势力,可是你!」

  凯旦神色暴怒阴森的指着伊凡,年过七十的他如此大动肝火,一副老躯不免摇摇欲坠,让人不禁为他着急起来。

  「你绝不能辜负了布莱斯老头对你们这群年轻人的期望!」

  伊凡只能点着头,他有点郁闷凯旦误解了他,可他也没有这个必要去澄清自己。

  他带着满肚子都是闷气的心情,离开了梅勒村。

  ***********************************
  布莱克失误了。

  她没想到昨晚偷偷进入布隆城去取回一些重要的自身用品时,已经被人发现并尾随在后。

  而这个人立刻告知佐纳斯,领着佐纳斯迅速前往她的所在处,在她身上种下追踪魔法。

  佐纳斯是个魔力极为强大的猎巫高手,他的魔法种得实在太深,导致布莱克一时之间也察觉不了,直到她离开了布隆城的隔天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人跟踪。
  不过她发现也太迟了,因为她此刻已经被佐纳斯和其他魔女猎人给重重包围着了。

  「果真如传闻一样啊!还真是一个大美人哦!」

  莒多站在佐纳斯一旁,架好战斗姿势,却一脸猥亵的盯着布莱克说道。
  「小姐,妳也太不小心了,待我还以为向妳这种S级的魔女,应该比较聪明点啊。」

  佐纳斯冷冷的笑着。

  布莱克环视着周遭,数了数,出现在她面前的,和一些躲在草丛里准备偷袭她的加起来共二十个人,而且这一带树林已经明显发动了一大圈罩网魔法阵,对方要的是她插翼难飞。

  「哼…有劳你们劳师动众啊,本小姐真好闷得发慌,就取你们这些人首级来玩乐一番。」

  布莱克挺直着身子,把手上的包囊给丢下。

  她看也不看其他人,她只在意这个带头的,长相普普,有点上了年纪的男人,看起来不好应付。

  而她那出众的美貌,气质淩人,娜婀成熟的身型让那群男人看得双眼都冒出火花,各个盯着她的丰满傲胸不禁吞口水,露出淫邪的表情。

  「小姐…妳好像误会大了,这些人只是在旁边看罢了…!」

  佐纳斯迅速拔剑,极速奔到她面前时,她立刻往后退开身体向一边闪躲过去,可也来不及了。

  「啊啊啊啊啊啊!!!!」

  布莱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右手臂,就连眨眼的空隙都没有,已经被佐纳斯的利剑给切了下来。

  佐纳斯刻不容缓,手上立刻运起魔气,对准她的小腹就是一击,直把她轰得老远去。

  自己柔软的娇躯被这一轰,直飞撞到一个大树干,布莱克痛得口吐鲜血,她慌张的弹跳开去,伴随着肩膀断口处喷出大量的鲜血,像花式喷泉般撒落了一大片青葱绿地。

  「呃!!!啊啊啊啊啊啊!!!」

  痛彻心扉的剧痛让她疼得不禁全身发抖,张开的嘴巴又吐了一大口鲜血,原本美丽洁白的晧齿立刻被鲜红的血液给濡成猩红色,眼泪都飙了出来。

  「妈的!!」

  围观的猎人们都屏住了气息,看着佐纳斯这个高超等级的魔女猎人如何发威,更有一些人直喊可惜,这美丽雪白的玉臂就这样被切了下来实在太浪费了。
  布莱克不让佐纳斯再度逼近,仅剩的左手从腰际的剑鞘拔出那把漆黑的魔剑,和他展开了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殊死战。

  「嘿嘿!还蛮带劲的嘛!」

  佐纳斯轻而易举的阻下了她的猛烈攻击,气得布莱克更是发疯起来拼尽全力进攻,刀剑乱舞的空隙,佐纳斯狂笑起来,也让他觉得很不过瘾,没想到这个最近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女也不过如此。

  另外两个男人双手持刀向前砍上,和布莱克的长剑对砍。没几下,两人连逃命的机会都没了。

  布莱克力气之大,长剑挥得比男人来得更扎实,更猛,只见她用剑撞飞对方手上的刀,趁一人措手不及之际,刷一声,那人的双手被剑切为两截,再随着刀势一轰,直把那人从腰间处给劈成了两半。

  另外一个吓坏了,想逃,一个转身,就被布莱克的长剑插进背部,穿过心脏直从胸腔刺出,那倒霉的猎人喷了一整口血,当场死亡。

  暴怒,抓狂的布莱克拼了命娇声尖喊着,挥动漆黑血淋的长剑,对着佐纳斯这个头目轰出一片又一片的魔导波,却叫对方轻而易举的给化开了。

  当下所有人立刻大声叫喊,四处逃窜,就连莒多也不例外,赶紧侧身闪到一颗树后方,布莱克所释放大量的魔导波,一些没有被佐纳斯化解的,就四处飞开来,几个倒霉的猎人来不及躲过,活生生的被魔导波给切断头颅,或者齐腰被切成一半开来。

  有一个甚至求救声都没来得及发出,被三片不同角度的魔导波给分割成四五片,许多树木也被割断,连莒多用来躲命的大树也被切断下来,赶紧跃身躲开去,不禁为自己捏一把冷汗。

  布莱克发疯似的不停攻击,却失去了自身的理智和平衡,电光火石之际,佐纳斯已经快速逼近她,猛地楸住她正在发难的左手。

  「妳这手也太不安分了!」

  布莱克吓了一大跳,她一边飞跃着一边攻击,自认自己的速度拔群的她没有想到对方的行动比她更快疾。

  佐纳斯露出极度邪恶的表情,然后就是残酷的挥动手中的剑,将布莱克仅剩下的左手给割了下来。

  布莱克哭得更大声,俏脸都扭曲了,自己与对方的实力悬殊,还一下子就赔了两条手臂,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也打从内心感到极大的恐惧。

  「不!!!!!啊啊啊啊!!!」

  佐纳斯一手握着她的断手臂,再用力提腿猛地踢向她的小腹,把她给轰开,布莱克不仅是被踢得五脏六腑翻滚疼痛,更是被香肩两边的断口处传来的巨大痛楚给袭得差点晕了过去。

  「嘿嘿…这肉还真鲜嫩呢。」

  胜负已定,佐纳斯狂傲的举起那根雪白的右手,病态至极的把断口处所流下的大量鲜血往自己嘴里灌溉着。

  「呜呜哇哇哇哇!!!」

  可怜了布莱克,一下子被人切断了两条美臂,撕心裂肺的剧痛让她横躺在草地上翻滚着,一双丰硕巨大的美乳更是摇得天崩地裂一样,狂吐鲜血,豆大的汗珠溢出了整张脸蛋,一个美丽的脸蛋已经扭成痛苦难耐的模样。

  而佐纳斯正变态至极的舔着她那根血淋淋的断手。

  「嘿嘿…待我再把妳的双脚给切了,把妳削成人棍子后,让大伙们快活快活!大家说!好不好?」

  众人立刻爆发出疯狂的嚎叫声,布莱克一颗心立刻堕入无底深渊。

  她立即运气想要拼死抵抗,却发现自己已经伤得太严重,魔气在自己的身体不成规章的四处乱窜,直攻她心房,让她狂吐鲜血,差点昏死过去。

  当她万念俱灰之际,突然有一大圈黑影出现在她与佐纳斯之间。

  「姐姐!!」

  「露玛!!!不!!快跑!!!」

  只看见心急如焚的露玛从黑影窜出,迅速抱起布莱克将她抛进黑影里,自己却叫佐纳斯的魔掌给抓住了肩头。

  一切发生得太快,露玛她完全来不及反应,就被佐纳斯给拽了过来,一拳重重的打在她的小腹上,可怜的少女立刻被击得痛昏过去,娇小柔软的躯体倒在佐纳斯的怀中。

  「可恶啊!!」

  莒多赶紧来到他身旁,忿忿的怒吼道。

  「哼…这小母狗居然来坏了好事,来人!把她给绑起来,施加拘束魔法后带回去我的寝室!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回城去。」

  佐纳斯露出一脸淫邪的表情命令着。

  他将两条断臂抱在腋下,转身就离去。

  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的,对佐纳斯下达的命令完全得不到要领,为何不是去继续去追杀那个名为布莱克的魔女,而是半途而废了。

  在场的人,其实就只有莒多知道,佐纳斯和死去的格雷都是同样一种人,有着令人发指的嗜好,他们都喜欢奸杀女孩子,尤其是越年轻的女孩越好。

  莒多把昏过去的露玛翻了身,将她白皙纤细的手臂扭到身后用铁拷给拘束起来,他看着这个身型娇小却性感动人的美少女,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要是现场只有他和这个美女,他一定当场迫不及待把这个小美女给奸淫了。
  只是他知道这美女碰不得,因为她早就是佐纳斯的猎物了。

  黑影穿梭带把布莱克扯到另外一个空间去,将她遣送到森林另外一处,她跌在草丛里,发疯似的狂叫起来。

  「不!!!啊啊啊啊………」

  失去了双手臂,血流不止的她只能绝望悲痛的瘫着,发出阵阵凄凉的哀叫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