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专区  »  家庭乱伦  »  【东床入幕】(03-04)【作者:gulang5525】
【东床入幕】(03-04)【作者:gulang5525】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12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情欲相随

  我在南方的城市里辗转,体验着风土人情,世间百态,总会收到茸茸的信,告诉我一些她在学校开心不开心的事,威胁我尽快给她回信。我回信也就是告诉她我的新地址和新工作,说实话,我也喜欢茸茸,毕竟是漂亮可爱的妹子,但我的心不想被牵绊束缚,所以我不敢回复她感情,更不敢碰触她的身体。但我很想念梅姨,我知道我和她只有性的快乐,不会有其他,我可以在她身上恣意妄为,却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时间到了7月,我在惠州一家夜总会做音响助理,就是协助DJ大佬工作,每天下午2点多起床,凌晨2点多收工,过着黑白颠倒但纸醉金迷的生活。这天下午陪着演出团队排练完,正打算去吃饭,前台来电话说有人找我,出去一看,竟然是茸茸和梅姨,茸茸带着太阳帽,黄T恤小白裙,白色旅游鞋,整个人青春靓丽。梅姨一袭黑纱长裙,细高跟大墨镜,贵妇范十足。「你们怎么来了?怎么没提前说一声啊?」我迎上前问。

  「突击检查,看看你是不是老实,有没有背着我做坏事。」茸茸又开始她的傲娇刁蛮。

  「做坏事也不能大白天的啊!」我嘀咕着。

  「你别听她的,一放暑假就吵着要来找你,还要自己来,还嫌弃我碍她的事,耽误她独自流浪的体验了。」梅姨款款而谈。

  「本来就是,小顾哥哥,我们晚上就住你们酒店了,晚上你不要请假陪我们,我要看看你工作的样子。」茸茸安排到。

  「行,没问题,先登记入住,放下行李我请你们吃饭,晚上去参观我的工作。」我带她们来到前台登记。梅姨坚持要开两个房间,让我晚上下班后不要回宿舍,也住客房,说好好休息一下,第二天好带她们去玩。我只好答应。

  晚上我还是请假早退了,不到12点茸茸就已经开始瞌睡了,送她们回到房间,我就去隔壁房间冲了一下凉,赤裸着躺在床上看电视,我不知道梅姨会不会过来,但我期盼她过来。果然过了一会儿就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我打开门,
  是穿着睡衣的梅姨,她走进房,看见门后赤裸的我,耻笑我「什么样子?」我搂住她,亲吻她的秀发「我猜着你就会过来,想我了吗?我想你了,梅姐。」
  「不许调戏我。」她打了我一下,身子却贴过来,我撩起她的睡衣,里面没有带胸罩,但穿着蕾丝内裤。「还穿什么内裤啊!」我推倒她,脱掉她的内裤,埋首在她腿间,去亲吻她的阴阜。

  「啊!不要,脏……」她应该没被亲吻过下体,不习惯。

  「哪里脏啊!你应该刚洗过啊!」我含住她的阴唇,吮吸着,有用舌尖撩拨她的阴蒂,她身体颤抖着,双腿夹着我,手指插入我的头发,口中发出「嘶嘶」的吟哦,阴道很快湿润起来……

  我调转身体,把坚硬的阴茎送到她嘴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含入口中,我们69着相互口交,她很生疏,但很快就熟练的吞吐吮吸着,在这方面,我们都会无师自通的。我的舌尖开始探入她的阴道撩拨,刮擦她褶皱的嫩肉,吮吸
  她的汁液,轻咬她的阴蒂……从没有过这样体验的她很快就吐出我的阴茎,双腿用力蹬床,阴阜耸起,拼命凑向我的口舌,浑身颤栗……

  等她平复,我趴在她身上,在她耳边轻声问「梅姐,刚才舒服吗?我伺候的你好么?」

  「看来你一直没闲着啊!学了这么多花样,老实交代怎么回事?」她敏感的感觉到我的变化。

  「嘿嘿!在这样的地方工作,很容易找到女人的啊!我们都是彼此满足,不像我对你,是真心喜欢的。」我没有隐瞒。

  「就是嘴甜,谁知道你真的假的,小心不要染上病。」

  「嗯,我都是戴套的,我们也都怕出事。」

  「我现在也管不了了,但你要是真和茸茸在一起了,再这样我饶不了你。」
  「嗯,和茸茸确定了我就只找你,绝不找其他的了!」

  「和我也不行!你们确定了,不许再碰我。」

  「梅姐,你和茸茸一起来,是不是想和我这样了呀?」我岔开话题,阴茎在她阴唇上轻轻顶来顶去。

  「主要是怕茸茸自己来,被你祸害了。」她也扭动着身子,想要吞入我的阴茎。

  「次要的就是你也想要了,想要被我祸害了,对吧!」我继续语言和身体双重挑逗她。

  「不要这样和我说话了,小顾,给我留点自尊好么?」她语气哀怜。

  「嗯!说你想我了,想要我,我就不说了,就进去好好伺候你。」

  「我……想你了……想……想要你……」她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我也不再吊她胃口,挥杆而入。

  「姐,你想要猛点的还是温柔点的?」

  「猛……的吧……」

  我毫不吝惜的猛烈摧残起她,看她乳波荡漾,听她吟哦不已,她也拉起自己的腿,尽可能的让我插的更深,冲的更猛……我们不追求什么姿势体验,只是想尽快高潮满足,让久旷的欲望得到释放……

  当我喘息着把精液射进她的花房,也是在快二十分钟后了,平复后的她依在我就臂弯,大腿搭上我的身子,彼此享受温存。

  「干嘛这么狠心,都要被你弄散架了。」她抱怨着。

  「冤枉啊!是你要我猛一些的。不狠心你能这么舒服啊?」我轻声问她「姐,等下你还回去吗?」

  「要回去的,不能让茸茸察觉到,她醒了见不得我会怀疑的,我总不能说找你说话说了一夜啊!」

  「那等下我们再来一次吧!和你总是做不够。」

  「你要是能快点起来就行,我可不能老等着你。」

  「你亲亲它就能很快起来的,你也想再来一次对吗?」

  「去洗洗,这样我可不亲你。」

  「一起洗洗吧!你给我洗,我给你洗。」

  「死样,起来去洗吧!」

  卫生间里,我们彼此抚摸清洗,在她的温柔抚摸下,我很快就有抬头的迹象,她笑着说「不用亲也快起来呀!」

  「还是要亲亲的,好梅姐……」我按下她让她给我口交。

  「去床上,不在这里……」

  回到床上,她跪坐在我身边摆弄我的阴茎,我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扣了扣,拿出来闻了闻「姐,我就不亲你的了,有精液的味道。」

  「呵呵,你自己的你嫌弃什么?我都没嫌弃你。」

  「那你来尝尝。」我把手指凑到她嘴边。

  「不要,我还是尝尝这个吧!」她躲开手指,含住我的阴茎,吞吐起来。
  「好吃吗?」我调戏她。

  她抬头对我说「小顾,我怎么和你做都行,但你以后不要说羞辱我的话,要不我再也不让你碰了。」

  「我哪里羞辱你了,这是情趣,你不觉得那样说很刺激吗?」

  「这样的刺激我受不了,毕竟,我们是不应该这样的啊!要不是为了茸茸,我才不会和你这样。」

  我心里想「总拿女儿当借口,你要不是也想要会这样?」但我不敢说出来,刺激过头了就不好了。「好的,我一定听梅姐的话,做梅姐的好弟弟。」

  「嗯!」她又低头开始吞吐,我则用手抠挖她的阴道,揉捏她的乳房。她吞吐舔弄了半天,抬起头「不行了,嘴巴都酸了。」

  「很有成效哦!你看看多硬了。姐,我们这次怎么做?」

  「我累了,你来吧!」她仰躺下去。我趴上去,她屈起腿岔开,牵引我的阴茎进入「这次轻点,老那么猛我吃不消。」

  「嗯!我会怜香惜玉的。」我开始了不急不躁的缓缓抽插。当插的她从松软到僵硬,又变得松软后,我抱起她的一条大白腿,让她侧躺着,交叉进入她,我屁股下是她温热的大腿,怀里是白嫩的大腿,交合处是一片湿滑包裹,好不惬意。她只是呻吟着,享受我带给她的愉悦。

  交合处的汁液已经完全把我们阴毛洇湿,我们的大腿上都是,每一次抽插都发出「咕叽咕叽」淫靡的声音,我也感觉有些累,再她又一次高潮后,在她身后躺了下来,侧后位攻击她,撞击着她的屁屁「啪啪」作响,伸手紧握她的乳房,她已经无力回应,呻吟着任我摆弄,突然她伸手死死拉住我的大腿,指甲都要陷入我的肉中,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阴道里火热紧缩,我也承受不了这刺激,交出了我的精华……

  梅姨和茸茸住了5天,这几天里,每天都是白天我陪她们出去游玩,晚上上班,下班后梅姨就过来我房间让我在她身上耕耘,连日的操劳让我日趋憔悴,梅姨却在我的滋润下容光焕发。梅姨和我说,和我发生了关系的第二天她非常后悔,发誓要和我断了,可茸茸一说要来找我,她不由自主的就想见我,见了我又控制不住的想要和我做爱,我是她上辈子欠下的孽债。我说是我上辈子给她盖过衣服,她不解,我给她讲了那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书生,在赶考的路上遇到了一位小姐,两人一见钟情,最后私定终身,约好考完以后再到小姐府上求婚,那小姐答应了。等那书生中了状元,骑着大马回来了,小姐却嫁给了别人。书生因此一病不起,眼见着就要驾鹤西去了。

  这时,有一个僧人从他门前经过,听了这事,就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让书生看。书生看到一名遇害女子一丝不挂的躺在沙滩上。这时,走过来一个人,他看了一眼,摇摇头,走了。又走过来一个人,将他的青衫脱下来给女子盖上,也走了。书生惊奇的的发现那个人就是他,僧人让他再看下去……

  第三个人走过来了,他在沙滩上挖了个坑,小心翼翼把她掩埋了。僧人说,那个死在沙滩上的女子,就是这位小姐的前世。你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经给过她一件衣服。她今生和你相爱,只为还你一个情。可是她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

  梅姨听了若有所思:「或许就是这样吧!」

  临走前的晚上,梅姨殷勤为我口交,说「明天就要走了,好好犒赏一下你吧!」
  「可算要走了,再继续下去我要弹尽粮绝,精尽人亡了。」

  「得了便宜卖乖,以后不要胡搞八搞哦!搞坏了身体以后就没得搞了。」我们调笑着,一晚上来了四次,后来她是扶着墙回去的,我已经瘫在床上懒得动了。
  寒假里茸茸又和梅姨一起来找我了,我已经桂林一家酒吧做了调酒师,依旧和暑假一样,白天游玩,晚上工作,下班云雨,就这样茸茸带着情,梅姨带着欲,在假期里与我相随。茸茸一点都没有发觉我和她妈妈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个单纯的丫头啊!

  我们一起在年前回到家乡过年,过完年我继续出发,不过我答应了茸茸,在她实习时带她一起流浪。99年的暑假,梅姨把茸茸送到在天府之国的我身边,几日的欲望宣泄后,梅姨独自回去,我和茸茸开始了流浪,茸茸尽管有些刁蛮傲娇,但她单纯善良,很乖巧懂事,还很坚韧执着。我们相处的很愉快,她没有成为我的拖累,反倒给我带来不少助力。我一直控制着没有碰触她,在我没有给她一个承诺前,我不想破坏这份纯情。

  千禧年的春节前,我和茸茸回到家乡,我在家陪父母呆了一天后,晚上去茸茸家找她,走进屋里,我突然从背后拿出一束鲜花,单膝跪地「茸茸,做我的女朋友吧!让我尽我所能呵护你。」

  「呀!」茸茸一声惊呼,惹的梅姨走过来看。「为什么?哦!好的好的!」茸茸接过鲜花,扑到我怀里。

  「矜持点!」梅姨笑骂她。

  「就不,好不容易她答应了,万一再反悔。小顾哥哥,你怎么突然想让我做你女朋友了?」

  「两年了,你长大了,不会对我只是好奇心了,而且你一直那么漂亮可爱,我怎么舍得放过你呢!」

  「哼!我就说嘛!妈,我要喝酒庆祝一下,不醉不归,在外面他一直不让我喝酒。」

  「这是你家,去哪里归啊!我去做几个菜,你去拿酒吧!」梅姨笑着去了厨房。我也跟进去帮忙。

  「你还真不错!」梅姨对我说,「我都问过茸茸了,这大半年你都没对她做出格的事,也没乱搞,还算是有担当。」

  「嘿嘿!」我讪笑着,伸手在她屁屁上摸了一把。

  「老实点,以后我们不能再那样了,知道吗?」

  我刚想说什么,茸茸在外面喊我「小顾哥哥,我想吃干果,我们去买点干果吧!」梅姨踢了我一下,我只好出去和茸茸买干果了。

  酒桌上茸茸很兴奋,叽叽喳喳不停也喝个不停,很快就面泛桃花,双眼迷离了,我哄她去卧室睡了,出来梅姨已经收拾完了,我嘻嘻笑着去抱她,她警觉的躲开「你快回家吧!今天也没喝多少。」

  我死乞白赖的从后面抱住她「好梅姐,再给我一次吧!我都大半年没有过了。」边说手边滑进她的裤子,向下摸去。

  「不行!」她奋力拉出我的手「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以后怎么面对茸茸?」
  我执拗的一手向上袭击乳房,一手向下骚扰阴阜,坚硬的阴茎在她肥臀上摩擦「就一次,我快憋坏了,最后一次好么?」

  「不」她手忙脚乱的应付着我「不行,别闹,我急了哈!」

  「姐,看在我这大半年柳下惠的份上,你就给我一次吧!」我含着她的耳垂,拖着她走向卧室。进了卧室,我踢上门,也不开灯,直接把她按在床上亲吻她,她的挣扎越来越弱,身子越来越软,终于在我扒光她以后说「就这一次哈,以后不要再纠缠我。」

  「嗯!」我随口答应,飞快的把自己脱光,分开她的腿想要亲吻她的下体,她拉住我「别亲了,快点进来吧!」

  我覆上她的肉体,她自觉的岔开腿,迎接我的进攻。我的阴茎凑到她的洞口,感觉一片滑腻「还说不愿意,都这么湿了。」

  她不说话,按住我的屁股,把我塞进她的阴道,挺动腰肢,吞吐我……
  她的急切让我迅速进入高频状态,直接对她狂轰滥炸一番,她很快就丢盔卸甲,溃不成军,僵直之后任我采伐了。我不想这么快结束,大半年不知肉味了,我可不想猪八戒吃人参果,我要慢慢品尝这份大餐。我吃着她的乳房,弓腰
  缓缓划水,她察觉到我的意图,「嗤嗤」笑着打了我一下「你要把最后一次做到什么时候?到天亮吗?」

  「如果能,我想做一年,一直不停做下去,到死为止……」我拨弄着她的乳头。

  「我可不陪你,会把皮磨破的,你慢慢做吧!我睡了……」

  我缓缓插了几下,然后猛的一杆到底,顶的她「啊」的叫出来,身子弓起。「你这样能睡得着吗?」我又连续的缓缓急急,九浅一深,她吟哦不断,双手紧紧搂住了我。我察觉到她又要高潮,停了下来,伏在她耳边轻声说「梅姐,你看现在茸茸还是能看不能吃,当初你说的在我吃掉她以前要帮我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她急切的扭动身体,绞错双腿「快点……」

  「那你以后还要和我做。」

  「嗯……快……」她胡乱的回应着……

  我缓缓抽出,又猛然捣进,三五下后,开始了疾风骤雨,她猛的挺起下身,叫了一声,僵直住,紧紧压住我的屁股,良久才吁出一口气,松弛下来。

  「姐,这样好么?我弄得你舒服么?」我又开始了缓缓抽插。

  「臭小子,花样越来越多了,刚才和要死了一样,我早晚被你害死。」
  「嗯!我也想死在你的肚皮上,让我们一起死吧……」我又开始了猛烈的攻击……

  这场战斗最终以我的缴械投降而告终,但好歹我也杀得她水流成河,丢盔弃甲。休整之后,我们重整旗鼓,卷土重来,鏖战半晌,双方都绵柔身疲,无力再战,只能高悬免战,浑浑相拥入眠。

  早早的梅姐就把我叫醒,推我去客房睡,我贪恋她的肉体,又摊开她的身子,纵身而入,我一边在她身上耸动,一边对她说「你记得答应我了哈,以后有机会还要给我。」

  「我就答应你这一晚,没答应以后。」她矢口否认。

  口是心非的女人,答应的是一次,结果让我干了一晚,现在还嘴硬。我和她十指交叉,按住她狠狠的夯击下去「就是答应了,别赖皮」

  她挣脱我的压制,翻身把我压住,下身起伏套弄「小无赖,你才是赖皮。」然后抱住我的头,丰唇吻上我的唇,堵住不让我说话……

  睡得正香,隐约感觉有温热的气息拂过我的脸庞,睁开眼,是茸茸粉嫩的脸庞,一双红唇即将印过来,我「呀!」的一声扭头躲开,茸茸羞红了脸扑到被子里。「干嘛?想偷吻我啊!还没洗漱,有口气的。」

  「人家只是想试试……」茸茸落荒而逃。

  吃过梅姨做的早餐,我打算回家,茸茸也要跟我去,她去换衣服,梅姨又开始唠叨,让她乖一些,不要让我爸妈觉得她不懂事,我呵呵笑着「阿姨,茸茸也就是在你面前任性,在外面可乖巧了。」

  「听到没,我是乖孩子,就是老妈你看不到。」茸茸从卧室出来,又开始了傲娇。梅姨无奈的摇摇头,走进厨房收拾碗筷。

  茸茸在穿衣镜前扎辫子,我走过去「我给你梳吧!」

  「你会吗?」茸茸一脸惊喜,把梳子递给我,「我试试。」我试着给她扎了个丸子头,「还行,你觉得怎么样?」

  茸茸一脸幸福的依在我胸前「很好啊!」

  我扭转她「闭上眼。」她疑惑的忽闪了一下眼睛,乖乖闭上了。我搂住她,一手托住她的后脑,印上她的红唇,她的身体一阵颤栗,随即温软的任我轻薄……

  「咳咳咳」几声轻咳打断了我们的甜蜜,梅姨在厨房门口看着我们,眼神很复杂,茸茸羞涩不已,低头冲向门口,跑了出去。我走向梅姨,想要说些什么,梅姨却转身进了厨房,不和我言语。

  骑车带着茸茸,她环着我的腰,脸贴在我的背上,我问她「这是你的初吻吗?感觉怎么样?」

  「嗯!很甜!你觉得呢?」

  「我又没吃糖,哪来的甜啊?你很不错哦!很软,很香。不过以后接吻你要搂住我的脖子哦!」

  「就是甜!」她在我背上蹭了蹭,「你吻过几个女孩子了?」

  「你是最后一个。」我没有正面回答。

  「狡猾。」她在我腰上扭了一把。

  爱情是幸福甜蜜的,性欲是冲动淫靡的,在同一个人身上,性是爱的升华,在不同的人身上,就是一种糜烂。我在这个女孩儿身上获得爱情,在她母亲那里宣泄性欲,这是一种疯狂的糜烂吧!

  帮爸妈打扫了一天卫生,吃过晚饭送茸茸回去,看到院门口停着一辆轿车,「哦,爸爸回来了。」茸茸提示我。走进屋里,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微微发福的身材,脸色有些浮白,看来也是酒色中人,我称呼了一句「叔叔」,他招呼我坐下「你就是小顾吧!经常听她们娘俩提起,还是第一次见你,还不错,比我想象中好的多,总以为你这样的浪子会是不修边幅的。」

  我陪着笑「叔叔您也比我想象中好的多,您这样的成功人士大多是谢顶啤酒肚的,您都没有。」

  「哈哈哈!」鹿叔开心的大笑起来,「小伙子不错,很会说话。」

  「行了,别互相吹捧了,来吃点干果。」梅姨打趣我们。

  鹿叔问我「小伙子以后有什么打算啊?总不能一直这样漂泊吧!有没有兴趣来公司帮我啊?」

  「叔,真的很抱歉,我对经营没有兴趣,我和茸茸打算过完年去青海支教半年,已经问过学校,可以给出手续,青海那边也联系好了。然后回来后去政府部门上班,毕竟给党打工比较稳妥,商场风云变幻,这样也免得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嗯,你和茸茸还真是一对,都不打算接我的班,你说的也有道理,商场总会有起伏的,也算给我们留条后路。年轻该吃点苦,支教还可以给履历加分,打算去什么部门啊?」

  「我打算去旅游局,大学学的就是这个专业,家里正在给我运作。」

  「嗯,眼光不错,国家正在扶持旅游业发展,以后这个行业会有前途的。茸茸你呢?」

  「我想玩……」

  「没出息的东西,玩能玩出什么?每个人都要工作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的。去教育局吧!以后有了孩子也方便上学。过几天我就打打招呼,运作一下。」
  「妈妈也不是不工作吗?」茸茸不服气。

  「你还和你妈比,现在的公司是你妈和我一手创立的,没有你妈就没有咱们家现在。她为了带你才不工作的。」

  梅姨白了一眼鹿叔「这话还算有良心。」

  我插话说「怪不得茸茸这么通情达理,原来叔叔阿姨都这么开明,是环境造成的啊!」

  鹿叔和梅姨哈哈大笑,茸茸一脸鄙夷「马屁精!」

  「这可不是拍马屁,这是讲话的艺术,无论是混商场还是官场,这门艺术可不了得,茸茸你要学着点。」

  「叔叔阿姨,茸茸只是在你们面前故意撒娇,在外面她很懂事的。」

  茸茸一把抱住我「我终于不是孤军奋战了,我有同盟军了。」

  初一的早上,我去茸茸家拜年,给鹿叔一把蒙古金刀,我告诉鹿叔这是内蒙古一个据说是黄金家族后裔的朋友送给我的,成吉思汗金刀的仿制品。宝刀送英雄,祝愿他成为商界的成吉思汗。送给梅姨和茸茸各自一个玉镯,这是我在和田玉石铺打工时自己挖到的籽玉,老玉匠切割好,我自己打磨抛光的,切下的玉芯做了一个玉佩,我自己留着了,美玉赠佳人,祝愿她们永远美丽动人。他们很喜欢我送的礼物,每人给我一个大大的红包,当然,茸茸给我的不是红包,是一个香吻。不过几天后茸茸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我自己在她家时,梅姨偷偷问我为什么送给她和茸茸一样的东西,我说「你们在我心里就是一样的啊!」

  「哼!以后不能这样送了,好在他们没有联想别的。还玉芯你自己留着,想要一个芯配两个玉镯啊!」梅姨嗔斥我,但脸上的笑意显示她是乐在其中的。
  我心想,终究会有那么一天,我的芯穿过两个玉镯的孔的,立马把媚态十足的梅姨按在沙发上上下其手,梅姨敷衍的挣扎了一下,就宽衣解带,又一次让我遂了心愿,而且主动用口舌让我重整再战,梅开二度。如狼似虎年纪的她,
  是无法拒绝我大肉棒的诱惑的。

              四、萝莉晋级

  过完年,我们各自到学校拿了支教手续,去了青海的一个乡镇,做了一个学期的支教教师,在这期间,我抚摸过茸茸的全身,可这死丫头坚守最后的防线,一定要留到新婚之夜,我不忍强求,只好陪她一起坚守。暑假回到家乡,在家人的催促下先办了个订婚仪式,然后边装修房子边等待工作安排。订婚后的第二天,我一早去接茸茸去装修公司,茸茸还没有起床,白色碎花的纯棉睡裙仅仅盖住翘挺的圆臀,一双修长白润的大腿赤裸着,腿间粉色的内裤高高隆起一丘,我按捺不住的聊起她的裙裾,探手握住她坚挺的玉峰,她醒来,抓住我的手不让乱动,我在她耳边轻声轻语的说「宝贝儿,现在你已经是我老婆啊呀!」手指轻捻她的乳头。

  她呢喃着「是未婚妻。」

  「未婚妻也是妻啊!」我吻上她的唇。她的身躯开始发烫。我把她的睡裙推起,蒙住她的脸,从她的鹅颈吻过她的腋窝,吮吸她的乳头,轻舔她的圆脐,滑过她的平腹,把脸埋在她双腿间,感受她大腿的温热,处女的芳香,轻咬她的膝盖,玉趾……她不能自抑的呻吟,扭动,颤栗,生命之源渗出汩汩清泉,在内裤印出水渍……我勾开内裤的边缘,舔舐她的露珠,她双腿紧绷,双手无助的揪着床单,我轻轻褪下她的内裤,她微微抬臀配合,处女地展露在我面前,粉嫩饱满,阴毛很少很短,像刚刚发育一样。我含住她的阴蒂吮吸,撩拨,双手扯去自己的衣服,她挺动腰肢,阴阜摩擦我的双唇,我的舌尖探入她的洞穴,刮擦她娇嫩的洞壁,她双手插入我的头发,按压我进入更深……她的汁液肆意流淌,淹染我的口唇。我覆上她的胴体,引导她握住我的坚硬。我脱掉她的睡裙,凝视着她吹弹即破的面庞,轻吻她颤抖的睫毛「茸茸,我要进去。」

  她睁开秀目,眼波流淌「你要一直对我好……」

  「嗯!」我重重点头。

  她又闭上眼睛「你的好大,轻点,我怕疼……」

  「我会的……」我拉过枕巾垫在她臀下,跪坐着分开她的大腿,扶着龟头挤进她的阴唇,再退出,再进去,一点一点深入,她轻咬着嘴唇,发出微微的呻吟,我感觉顶到一处阻碍,没有再深入,俯下身,用胸膛摩挲她的椒乳,腰臀旋转带着阴茎搅动她的巷道,她微张嘴,发出舒爽的喘息,我腰部猛然用力,突破了她脆弱的壁垒,她愕然大叫,手臂环住我的身躯,张口在我肩头咬下……待她放松下来,我捧着她的脸颊,吻去她眼角的泪滴,下身舒缓的耸动着,给她温存。她睁开眼,捧着我的脸「我是你的人了,以后要叫你老公了!」

  「我也是你的人了,一辈子叫你老婆。」我轻啄她的唇,「还疼吗?」
  「现在好点了,刚才那一下好疼。」

  「以后都不会疼了……」

  「你动吧!我能忍住,我知道你这样不舒服。」

  「你怎么知道我不舒服?」

  「书上写的啊!男人硬了就要快速动才舒服的,我早就看过了。」

  「你都看的什么书啊?」我动作的幅度大起来,「早就知道为什么现在才给我?」

  「这个对女人很神圣好么?当然要留在神圣的时刻喽!不过还是提前让你得手了。」

  「开始的时候你也想了是吗?」

  「嗯!你亲我乳房的时候我就好想,亲我下面的时候我要疯了。现在里面有些痒,你动快点吧!」

  「小丫头适应的还挺快……」我进入到正常状态。

  「哦……哦……我不再是小丫头了,我……我是你老婆了。」

  「你是我一辈子的小丫头。」我啪啪啪的撞击着她……

  我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十分钟左右就喷射出来,她太紧了,我直接射在了她体内,我要给她完整的第一次感觉。射玩完发现茸茸紧闭双目,泪流满面,一动不动,我连忙摇动她「怎么了,茸茸,你怎么了?」

  茸茸睁开眼「我也不知道,好晕眩,像在飘,就是控制不住眼泪。」

  我吁了一口气,原来是高潮反应,我安慰她「没事,这就是高潮了,我厉害吧!第一次就能让你高潮。」

  「嗯!老公最厉害了!」(这话好别扭,好像有比较才能说「最」吧,小丫头口无遮拦,不纠正她了。)

  我缓缓抽离疲软的阴茎,离开她的阴道口的时候,发出一声「啵」的轻响,好像拔出了瓶塞,还带出一缕淡红色的混合汁液。「你的名字是谁取得?」我问她。

  「我妈妈?我出生的时候爸爸在外地做一个项目,那个年代不好联系,我妈就做主了。怎么了?」

  「你妈妈真有先见之明,你看,你这儿就是茸茸的。」我指指她的阴阜。
  「啊!坏蛋!取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这样,妈妈带我去医院看过,说是先天毛发较少,你看,我腋毛也没有。你知道吗?我妈妈有好多?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就是先天毛发少?」

  我心想,我不光知道你妈妈的多,还很多次亲吻把玩呢!不过我可不敢说出来,只有呵斥她「瞎说什么呢?我怎么知道你妈妈的,说话不走脑子,被你妈妈听见又骂你。」

  「啊!是啊!你不可能知道的,你别和我妈说哈!不对,我又说错了,你不可能和我妈说这个的。哎,我这样是不是很丑。」

  「一点也不丑,相反很漂亮,多少女人买腋毛器,脱毛膏什么的,你都不用了。」

  「你的好多唉,我给你买脱毛膏也脱了吧!咦,现在怎么这样了?小了好多。」茸茸指着我的阴茎诧异的说。

  「它就这样,遇到漂亮的喜欢的小丫头就变大变硬,小丫头让它舒服了就会变软变小。」

  「我以后叫你老公,叫它小顾哥哥吧!」

  我把她搂在怀里,爱怜的说「你说怎样就怎样喽!不过只能咱们单独的时候叫哦!」

  我拿起落红斑斑的枕巾「这个我留着还是你留着?」

  「我,你又不是第一次。」

  我讪讪笑着,不敢接话。

  「好啦!我又不怪你,谁让我认识你晚呢!你去看看我妈在外面吗?我想去洗洗。」

  「你现在能走吗?」

  「没事,不疼了」她坐在床边,摇晃着两只粉琢玉砌的小脚丫。

  我穿好衣服,踮脚走到门边,轻轻拉开一条缝,看到梅姨卧室的门刚刚关上,我脑子里一闪「她刚刚在偷听?」随即若无其事对茸茸说「每人,你去吧!」茸茸套上睡裙,溜进了卫生间。

  我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梅姨脸若冰霜的出来,看了一眼卫生间,那里已经传来水声,「你把茸茸吃了?」梅姨压低声音,充满冷意。

  「我们已经订婚了……」我讪讪道。

  「你没有莽莽撞撞的让她受伤吧!」

  「没有,我很温柔的,第一次不和谐容易留下阴影,为了我以后的性福,我很小心的。她没事,我倒是被她给咬伤了……」我拉开衣服很委屈的让梅姨看茸茸留下的牙印。

  「活该,怎么不咬死你!」

  我靠近梅姨,压低声音「我的玉芯终于穿过了第二个玉镯……」

  「滚!」梅姨对我怒目而视「离我远点儿,你再过来我死给你看!」她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对着自己。

  「怎么了?」我惊恐万分,连忙坐远了一些。

  梅姨眼泛泪花,「以后好好对茸茸……」

  「我肯定会的!」我急急表白。

  「别再来找我……」梅姨语带哽咽。

  「怎么了?阿姨,你是她妈妈,我不可能不见你啊!」

  「你还知道我是她妈妈!你是怎么对我的?别过来。」梅姨看我又想靠近她,又把水果刀挥舞了一下。

  「好好好!」我连连摆手,向后退,这时,卫生间的水声停了,梅姨站起身走回卧室,在门口又对我说「你是不是射进去了?记得等下去买旈婷,我可不想让女儿大着肚子结婚。还有,以后不许在我家这样。」

  茸茸换好衣服出来,问我「我妈呢?」

  「没见到,可能在卧室吧!」

  茸茸推开卧室的门,梅姨面朝里躺在床上「你怎么了妈?我和小顾哥哥去装修公司了。」

  「没事,昨晚忘了关空调,有些受凉,躺一会儿就好了,你们去吧!」梅姨的声音有些鼻囔。

  「阿姨,要不要给您拿些药啊?」我配合着说。

  「不用,你们不用管我,中午自己吃饭吧,我不做了。」

  「行,我们吃了给您带回来。」我殷勤的说。梅姨没有回声。不仅仅女孩儿的心思你别猜,所有雌性的心思你最好都别猜,我实在不清楚梅姨是心疼茸茸还是吃茸茸的醋,反正是我和茸茸刚刚的行为刺激到了她。猜测也没用。

  走出门,我冲茸茸捉狭的挺挺腰,「等下你和它去哈,没我什么事。」
  茸茸疑惑的看着我,随即明白了我的意思,娇嗔着打我「没别人的时候它才是小顾哥哥,有别人小顾哥哥就是你。」

  路上路过药店,我让茸茸在外面等我,我去买药,茸茸一脸不解「我妈不是说不用买吗?我和你一起去。」

  「乖,在外面看着车子等。」我不想买旈婷的时候茸茸尴尬。

  买好药出来,我把要递给茸茸「看好说明书怎么吃。」

  茸茸接过药「给我吃的吗?我没病啊!」看完说明书,她满脸通红「你真坏!」
  「按时吃哦!要不婚礼的时候你可能穿不了婚纱穿孕妇装哦!」我调戏着她。
  「坏人,你是坏人……」茸茸娇嗔着打我。

  搞定装修的事,吃了点东西,给梅姨打包带回家,梅姨还在躺着,茸茸进去和她说了一阵,把东西放在她床头,出来说梅姨让我明天早过来,我们一起去看装修方案,我就起身要走,茸茸疑惑的说「那么着急干嘛?还早着呢!你晚上住这里,明天就不用来回跑了呀!」

  「我没法控制自己对你下手,现在你身体需要修养的,我在这儿难受。」其实我还怕刺激到梅姨,女人受了刺激可是不可理喻的。

  「流氓!整天想那事。」茸茸娇羞不已,挥舞抱枕打我,我笑着跑了出去。
  次日早上,梅姨板着脸给我开开门:「茸茸还没醒,你先和我来一下。」说完就走向卧室,我疑惑的跟在后面,难道梅姨想开了,现在就忍不住了?我随手要关上卧室门,梅姨制止了我「别关门,坐在那儿。」她指指床尾,自己坐在床头。我忐忑的坐下,梅姨沉吟了一下说「我以前说过的,你和茸茸确定下来就不要再纠缠我,你要说到做到的。」

  「我怕我做不到……」我小声嘟囔。

  「为什么做不到,茸茸年轻漂亮,你还不满足啊?我都这么老了,你总和我算什么?」

  「你的风情和茸茸是不一样的,和你跟和茸茸感觉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那回事。」

  「你的毛毛多,茸茸几乎没有……」

  「你……少和我没羞没臊的胡说八道,你就是贪心,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姐,是我贪心,可你也需要啊!多一个人对你好不行吗?我对你也是有心的。」

  「我不需要,不需要你那样对我好,以前是怕你祸害茸茸,现在你们都确定了,我们再那样就是乱伦了。我们以前就是错的,不能再错下去了。再错就害了茸茸了。」

  「哪里错了?以前我能给你快乐,以后也能的,只要不让别人知道,就不会伤害到谁。」

  「我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再下去我会疯了的,求求你了,坚决不行了,昨天我有点激动,说不让你和茸茸在家里那样,你们肯定忍不住的,去你家会让你爸妈看轻茸茸,你们可以在家里,但别太大动静。」

  「好吧!」我站起身,「我想最后抱抱你,只是抱抱……」我走近梅姨,她低头无声,我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姐,是不是你有点吃茸茸的醋,还没有办法阻止,才心里难受的?」

  「或许是吧!你也算是我的男人了,可茸茸是我女儿,我能怎么办?和自己女儿抢男人?那会千夫所指的,继续和你偷偷的?我担心茸茸知道受伤害,也没法让自己和女儿共用一个男人,咱们断了是最好的……」她无力的依在我胸前。
  「我前世为你盖过衣服的……」

  「别拿那一套说事,就是真有,这么多次,也早还上你的情了。」

  「委屈你了」我的手不自觉的抚摸她的丰臀,撩起衣服探入。

  「不委屈,就是委屈也不能再作孽了,你要干什么?起开!」她一把推开我,眼里泛着泪花。

  我无奈的望着她「我永远等你,你随时可以要求我……」

  「不会了,你去喊茸茸吧!别再欺负她,要过几天才行……」

  我只好去了茸茸房间,小妮子醒了就抱着我要亲亲,搞得我一柱擎天却无法对她下手,她嗤嗤笑着去洗漱了,我弓着腰出来,梅姨看到我的样子,脸上掠过一丝笑意,随即有恢复冷淡,扭头准备早餐去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